一个程序员的自白:我的黑夜比白天多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在我苍白的笑容背后,有多少落寞和哀愁面对日益发达的,极具诱惑力的夜生活,少有人能置之开外。但就有那么一群人,即使黑幕高垂还栖守在工作之位,把夜晚的繁荣和喧嚣视若无睹。是的,他们就是程序员,一群成天编写代码的程序员。难怪有人感叹程序员是被流行和时髦给遗忘的部落。太久沉溺于编程之中,程序员逐渐淡忘了对夜晚的占有欲望和冲动,是这样的吗?

  • 3 0 %:3 0 %的程序员基本没有自己的夜晚
  • 7 1 %:7 1 %的程序员在一年中有一半的夜晚不能自行安排
  • 7 5 %:7 5 %的程序员即使没有夜晚还会坚守职业
  • 最想做的事情:陪喜欢的人
  • 最能做的事情:好好睡上一觉

回忆:我的夜晚(lanting@sohu.com)

从2 0 0 1 年大学毕业进入现在这家公司开始,我已经记不起来有多少的夜晚奉献给了程序。所以,这次看到有这样的调查, 我有心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 与大家分享。我曾经有过女朋友, 可惜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而分手。分手时她的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 “ 你一周能够有3 个晚上能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们就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了。”

是的,我知道我是爱她的,但我也爱着我的工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能从中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难道为了她就先行放弃前途?我认为这不现实。所以,我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工作方式。时间不到2 1 点半我是不会踏出公司大门。

随着这么多个夜晚星星的升起浮现,我的开发技术也得到了突飞猛进地提高。以至于我用C 开发的聊天室受到了网友的喜爱,以至于我开发的资源管理系统得到客户的赞扬,以至于我来公司一年后被提拔为最年轻的产品经理,以至于同事有困难时都乐于向我请教。所以,我的朋友已经养成习惯,那就是在找我的时候先打公司电话, 因为, 多数时候离我最近的通信工具不是手机,而是公司电话。呵呵,手机话费倒是由此节约了不少,这是意料之外的好处。

我的难忘(xiaojingbo@hotmail.com)

封闭开发已经1 8 天了,我和7 个倒霉蛋天天呆在公司租用的酒店套间里面,除了睡觉吃饭,剩下的时间全部用于开发。此前老板有规定,这次封闭开发必须严格保密,任何人不能走出酒店半步。所以,单调的酒店大堂居然成了我们最向往的殿堂。偏偏在第1 9 天,也就是投入测试的前一天,一个谁都没有预料到的结构性问题出现了。最麻烦的是解决之道还一时不能有效。

看着我们失魂落魄的样子,经理突然说了一句:“你们今天晚上都回家休息吧”。这突如其来的自由让我们有点惊慌失措。我赶紧收拾好东西打车回了家。时间已经是7 点半了, 新闻联播刚好结束。

当身体全面接触到久违了的自己的床时,有一种彻底的满足和放松。被子和枕头散发的熟悉的味道很快把我引入梦乡。而酒店提供的被子上消毒水味道曾让我半夜辗转反侧。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次睡眠。

和星星的交流(wangmeng_fx@sina.com)

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折磨。在周一的例会上,产品经理宣布在最新的产品没有出来之前,任何人不能早于2 0 点之前离开公司,否则算早退。其实,我所在的测试小组早就完成了所有产品的测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要留下来陪太子读书。时间已经是1 9 点过了,楼下出现了情侣们携手散步的情景,而我,现在只能和一帮光棍枯坐在电脑旁。有些伤感。我抬头望向远处的夜空, 有几点星星在闪烁。我隐约感觉自己在问:星星,你也可曾和我这般寂寞和无奈?星星眨眨眼说:寂寞嫦娥还可舒广袖,我们也就只能和你眨眨眼了!

是啊,今天我被那该死的产品经理困在了座位上,这段日子我被那迟迟不能通过验收的产品夺走了多少属于自己的夜晚;这些年,我为那该死的程序员职业失去了多少夜幕里的欢乐。哎,我是不能再做这一行,我不能满足于做一名普通的测试人员。传说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得去看看先。

有4 5 %的程序员不会因为更多的夜晚为程序占据而放弃程序员职业,他们愿意为了心仪的事业放弃舒适和享受,他们是值得钦佩的一个群体。同时,有比例高达7 1 %的程序员熬夜的天数超过了1 5 0 天,这个加班的天数是否太多了?最后,我们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同样参数于不同选择环境,大家做出了差异较大的不同选择。比如,在现实中,最大比例的程序员把属于自己的夜晚将用来好好睡上一觉,而在想象中,他们则渴望能够陪着心爱之人。这组数据的差异说明了什么呢?

本文选自《程序员》杂志2003年07期




转载请注明:http://www.xxcyfilter.com/zyjn/zyjn/34.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